洛宁城事
网站状态
  • 认证日期: 2015
  • 入围年限:3
  • 会员级别: 全国级会员
  • 是否核实: 该会员已核实资质
  • 会员类型: 公司
  • 经营模式: 服务产业
  • 所在地区: 河南 洛阳市 洛宁县
  • 联系Q Q: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1041865128
联系我们
  • 联系人:李新光
  • Q  Q:1041865128
  • 座 机:
  • 手 机:13937963275
  • Email:1041865128@qq.com
  • 地 址:河南 洛阳市 洛宁县
你现在的位置 : 洛宁城事 - 资讯中心
长篇叙事诗:草球传(六)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15日 11:10 阅读: ()次   信息来源:洛宁城事

这是一个女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女人的人生轨迹。勤劳善良,是品格;曲折坎坷,是生活;朴实美丽,是天性;起伏跌宕,是命运;顽强不屈,是精神……草球,无论你喜欢与否,你都无法抹杀她的魅力……

诚望你接前续后耐心阅读,了解一种生活,认识一种人生,理解一种命运,体验一种境界……

长篇叙事诗《草球传》

第一章

一、入

二、初

三、高

四、毕

五、高

第二章

一、小

二、提

三、相

四、省

五、抉

第三章

一、出

二、成

三、纠

四、婚

五、离

第四章

一、家

二、人

三、苦

四、等

五、庆

第五章

一、回

二、丧

三、星

四、维

五、出

第六章

一、随

二、谋

三、履

四、招

五、项

第七章

一、探

二、合

三、村

四、魂


第六章 囊 锥


一、随


人间四月花儿香,

一时蜂蝶纷飞忙。

昨日还唱春不老,

忽而春去人心伤。


春来庭院扫落花,

李静吩咐把花葬。

闲时爱读古文学,

黛玉情结心里藏。


俩人葬花篱笆旁,

草球忽觉心凄凉。

轻声一叹色忧郁,

不知夫人把她望。


草球抬头吃一惊,

赶忙陪笑扶臂膀。

夫人摆手细相问,

叹气虽轻透心凉。


草球怕她多联想,

发生误会不适当。

实话说出求学苦,

月夜葬书上山梁。


李静听罢情暗伤,

犹嘱草球要坚强。

心怀宽广振精神,

做人做事披阳光。


风华正茂好时光,

阴影切莫罩心上。

处处留心长才智,

进取必须正能量。


我有孙女爱虚荣,

留学远涉渡重洋。

学成不归留国外,

爷爷和我都心凉。


家里画册你也见,

我家就是这个样。

家虽可分贫与富,

人间情感都一样。


你在身边非奴才,

就像在家度时光。

老人环境多沉闷,

还凭你来添阳光。


见人不必低三分,

人格平等一般样。

喜怒哀乐真性情,

别受委屈来勉强。


一声奶奶一分情,

缘分情分如水长。

百依百顺倒无趣,

人有性格才能强。


草球听来费琢磨,

李静确有新思想。

言行还须把握度,

民主并非纵张狂。


李静平时写诗词,

共与草球来欣赏。

草球也识平仄调,

偶尔纠错有立场。


买来专用纸和笔,

悄悄抄录册子装。

偶尔画个简笔画,

做个插图有模样。


册子装成被发现,

李静喜成孩子样。

大惊小怪高声嚷,

爱不释手要珍藏。


册页分明是字帖,

字迹有范耐细赏。

陈总看了也吃惊,

不可小觑这姑娘。


陈总打开大书柜,

书籍资料排成队。

以后咱仨来比赛,

共同研究做学问。


学问做到第二春,

草球见识大长进。

夜以继日似饥渴,

随从李静更亲近。


这天小院轿车进,

儿子又来探双亲。

名叫陈亮人精干,

集团公司掌舵人。


说起三人做学问,

李静唠叨很兴奋。

厨房师傅也附和,

吹呼草球非常人。


老爸不太通诗文,

偶尔寂寞心苦闷。

陈亮知情劝父母,

出去转转长精神。


儿女各自忙事业,

只有电话通音讯。

多谢身边这几位,

替我行孝感我心。


带上小妹与工勤,

游游江南和塞北。

最美人间四月天,

何不外出赏芳春?


李静接过陈亮话,

一顿埋怨耳边闻。

怨言直指柳三娇,

差点把她来吓晕:


都怨小妖勾人魂,

寻章摘句弄诗文。

偶尔夜半忽起床,

写下诗句当学问。


草球听言不敢语,

任她唠叨费口唇。

李静回身拿诗词,

交给儿子似宝贝:


这个影印装书本,

装帧设计要精美。

老妈临老来炫耀,

也用诗册赠友人。


诗已请人细把关,

硬笔书法更清纯。

前言也是名人写,

青春诗梦要成真。


若非小女来身边,

妈妈遗憾留终身。

谢她鼓励又探讨,

一本诗文遗后人。


陈亮接过手写本,

细细翻阅邹双眉:

这字竟然是手写,

实在叫人难置信。


妈妈诗词高水准,

硬笔书法又添锦。

我请专家细琢磨,

装印诗册成精本。


草球松下一口气,

谦恭之中话谨慎。

真像妈妈年轻时,

陈亮说她是囊锥。


二、谋


草球司机和工友,

随从陈总去旅游。

原想出去走一趟,

谁知回来时已秋。


草球心疼钱如流,

李静笑她是小抠。

一路下来收获多,

李静写诗好多首。


草球不敢稍怠慢,

认真书写显妙手。

陈亮拿去出诗集,

妈妈老来更风流。


草球眼界大开阔,

天上人间无尽头。

只是常把家惦念,

做梦也是南亩秋。


草球心思被看透,

李静让她把假休。

派了司机去采购,

礼品多多真丰厚。


苦拼一生钱足够,

莫使老乡笑我抠。

此番回乡探爹娘,

怎能把你来强留。


儿子要你去工作,

怕你回来还得走。

年纪轻轻莫耽误,

怀有才智应奋斗。


依依相别老夫妻,

司机送她圆乡愁。

回乡小住半个月,

山山水水亲不够。


奶奶身健能饭粥,

爹娘如常务田畴。

姐家日子有上进,

大家惦记是草球。


村里姑娘多出嫁,

妹妹独身不成偶。

虽说正值春花好,

乡俗不同城里头。


鹏飞再婚配娴娴,

如今娴娴肚鼓球。

何时妹妹得圆满,

爹娘心里才无忧。


杨志家里送礼厚,

说起杨阳老师愁。

工作换了好几处,

漂泊不定荡孤舟。


云山秋来凝远眸,

满眼斑斓如锦绣。

最爱田园风雨顺,

欣喜今年收成厚。


回时李静有交代,

草球不敢多逗留。

带些家乡土特产,

城里奶奶她没有。


回到省城已数天,

李静幽然郁着脸。

草球小心问根由,

李静喟然作长叹。


人生难得一知己,

忘年之交可圈点。

料你必是小妖精,

时时把我魂来牵。


回乡只有十几天,

忽觉度日竟如年。

陈亮请你去工作,

奶奶我心直发酸。


想来想去没法办,

不能把你拴身边。

陈爷也怕将你误,

鹰适云天马适原。


临走给你定规矩,

闲暇回来多探看。

我俩已是风中烛,

切记心中把你念。


轻声喃喃唤奶奶,

奶奶拉她到怀前:

李静一生女汉子,

谁知柔肠也缠绵?


草球随从上飞机,

李静送她去上班。

河如线来山如丸,

朵朵云儿在下边。


人生知己可忘年,

草球李静心相连。

一颦一笑会心意,

半生命运同一版。


集团总部洋楼高,

登上电梯通上边。

各个老总来奉迎,

会议大厅灯光灿。


大家等待大半天,

不见陈总来会见。

原来草球有想法,

不想高调站人前。


李静好说与歹说,

草球只好跟后边。

李静坐在主席座,

陈亮草球坐两边。


不亏李静打江山,

讲起话来不一般。

了如指掌说集团,

人才战略是重点。


门外进来一青年,

走进陈总腰子弯。

窃窃私语听不见,

陈总点头绽笑脸。


搬进几个大纸箱,

个个老总都茫然。

讲话暂停问儿子,

李静不知所以然。


纸箱打开吓一跳,

李静诗集亮眼前。

要给妈妈一惊喜,

如今妈妈遂了愿。


陈总介绍柳三娇,

李静一边时添言。

草球头脑嗡嗡响,

强作镇静应场面。


又是这个又是那,

这个那个逾月半。

李静引导又介绍,

草球初识大集团。


人事部里当部长,

山妮如今当了官。

身边配个老业务,

辅助草球把活干。


李静临走见儿子,

专就草球来交谈,

语气强硬态度冷,

当年霸气见一斑:


妈妈一生太强势,

老来身边没伙伴。

一缕清风透我心,

忘年知己多照管。


若是工作有闪失,

处分由我你别管。

亿万家业交儿女,

妈妈留下这点权。


她家和妈是一样,

有女无儿老人难。

年薪随后你爸定,

一分一厘不能短。


陈亮欲言被制止,

李静态度如石坚:

别说年薪限老总,

此事你爸头已点。


三、履


云山美女当了官,

集团人事她来管。

虚心拜师老业务,

精通业务是关键。


韩峰就是老业务,

集团工作已十年。

犹如一头老黄牛,

忠厚老实不多言。


打开柜门往里看,

档案资料装得满。

韩峰仔细作介绍,

宗宗件件挺杂乱。


草球上任三个月,

韩峰忙得团团转。

身边人员都学习,

老师就是牛老韩。


招聘辞职与培训,

薪水合同与调遣。

还有升降与考核,

以及统计与档案。


草球很快有门道,

有条不紊抓关键。

集团人事与机构,

心里形成棋一盘。


逐渐也把问题见,

心里有数暂不言。

基本队伍不稳定,

人似流沙难成团。


分公司里老总多,

业务骨干换频繁。

以人管人效率低,

许多制度需健全。


其它问题还不少,

老韩列出一长串。

草球委托老韩峰,

请他拿出解决案。


韩峰朋友是专家,

帮助韩峰开药单。

用时俩月出本书,

条条框框列上边。


草球认真来研究,

一门学问摆眼前。

政策法规涉及多,

心知此事不简单。


干中学来学中干,

边学边干细钻研。

书本九易其印稿,

力求实用与洁简。


多亏韩峰老集团,

集团情况太了然。

建议建立法务部,

法律事务专门管。


八个公司成集团,

业务不同事务繁。

诸多事情涉法律,

没有这个是缺陷。


草球原想弄方案,

未料竟然把书编。

身边同事都劳累,

最该感谢大老韩。


陈亮繁忙人难见,

草求请客来聚餐。

财务总监来买单,

草球谢绝自掏钱。


转眼工作已半年,

人事部门抱成团。

大家齐心又协力,

质量效率前未见。


集团上下有议论,

陈亮偶尔听传言。

新官上任三把火,

且当小女把兵练。


传言渐渐听得多,

陈亮心里不安然:

小女搞的啥名堂?

省外公司也牵连?


爸爸妈妈力举荐,

专门会议来引见。

但愿不要太放纵,

仗着前辈做靠山。


倘若工作出了乱,

头疼棘手不好办。

妈妈坚定有叮嘱,

集团形象她代言。


陈亮专门抽时间,

人事部里做调研。

为了慎重不出错,

请个专家带身边。


专家本是韩峰友,

人事部里来蹲点。

韩峰一看时机到,

示意草球把题点。


草球见得陈亮面,

开个小会来叙谈。

以往管理成就夸,

但是后边指缺陷。


陈亮只听不发言,

意在逼她拿意见。

草球心里也慎重,

只说现象不深谈。


陈亮终于熬不过,

亮明态度问咋办。

草球含笑点点头,

拿出东西给他看。


八个方案一本书,

一个建议附后边。

陈亮一看吃一惊,

皱下双眉翻案卷。


草球轻声唤叔叔,

细声细语慢开言:

这些情况人皆知,

只是无人来深管。


问题摆在我面前,

不敢袖手做旁观。

随从奶奶蒙栽培,

只可勤奋不能懒。


倘若我也混日子,

昧着良心也赚钱。

以后无颜见奶奶,

陈叔也会来愤怨。


这些东西你看看,

不妥之处多指点。

集团庞大人事杂,

初出茅庐错难免。


陈亮一时不便言,

收起文案把头点:

这个需要细研究,

暂时不要往外传。


专家又请三四个,

陈亮专题议事端。

频频会见各老总,

集团老人见一遍。


专家来往各公司,

深入研讨不停点。

结论终于来下定,

执行方案是必然。


方案陈亮吃得透,

心里直把妈妈念:

弄潮击浪一辈子,

心明眼亮举才贤。


专程飞回看爸妈,

带上草球与方案。

方案草球都留下,

爸妈心里都喜欢。


草球留下待半月,

仔细解释请指点。

方案本身很严谨,

要求执行应从严。


李静欣然夸草球,

仿佛自己又青年。

老头说她眼光好,

竟然选中花木兰。


四、招


草球方案得执行,

好多方面都改善。

上上下下都和谐,

草球扎根大集团。


人送绰号小李静,

弄得陈亮挺难堪。

草球做事有特点,

一调查来二钻研。


这天电话通云山,

想请老师来见面。

派出轿车到乡中,

接了杨志往回赶。


路上司机把话侃,

信口吹乎大集团。

口口声声小李静,

杨志心里直忽闪。


集团见得草球面,

老师倒觉不自然。

眼前分明是草球,

怎觉小巫遇大仙?


长相还是那长相,

风度气场不一般。

举止谈吐变化大,

愈发精神显干练。


集团欲把人才聘,

思念杨阳夜难眠。

专业对口是博士,

欲对陈亮来推荐。


我到东来他到西,

两人没走一条线。

殊途同归也正常,

音信不通常思念。


心里疼痛无人知,

曾为人妻终身憾。

一时一势人难当,

有时人命只由天。


李静关切曾相问,

咽下泪水强装欢。

趁着年轻多做事,

儿女情长暂放缓。


闲来夜深人静时,

泪浸残梦湿枕边。

一梦洪水淹半死,

二梦亭月柳缠绵。


我恨我命多不济,

我恨我命生卑贱。

而今情况有变化,

老师脊梁是跳板。


今日请你来相见,

想聘杨阳进集团。

不敢与他来联系,

惧怕哥哥把我嫌。


杨志仰头一声叹,

一涡漩流心中卷:

杨阳当初没负你,

省城回信带身边。


蜗角虚名一博士,

几度风雨美梦残。

而今谋差山后乡,

去年考取公务员。


上山下村出力气,

手边材料写不完。

文山会海讨米吃,

世俗繁杂装笑颜。


爸是老师无背景,

命非纨绔难冒尖。

能者多劳也白劳,

只当牛马来使唤。


曾和鹏飞作深谈,

月下徘徊独悲叹。

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冷雨洒窗前。


草球看罢杨阳信,

一时哽咽难出言。

原来哥哥怕累我,

我怕哥哥受我牵。


支书夫妇是好人,

鹏飞并非真坏蛋。

逼我离婚有用意,

如梦初醒识心田。


应聘一事不宜慢,

还请哥哥拿主见。

若问草球今日事,

玉壶冰心天可鉴。


恳请老师回家转,

好与哥哥细商谈。

请他三思而后行,

理清思绪做决断。


老师一去十几天,

泥牛入海音杳然。

几次电话竟不通,

草球心里焦如炭。


委托姐姐去探看,

姐姐回话如雾团。

告假陈亮回家去,

只说要把爹娘探。


面面俱到礼品散,

相约杨阳来见面。

十里长堤小亭下,

柳儿依依月儿圆。


一路风尘说不尽,

相思之情诉不完。

亭下泣泪浸月光,

夜雾绵绵润衣衫。


杨阳约她等俩月,

还有一事未妥善。

乌龙河上建水库,

手头资料须整完。


立下项目求政策,

招商引资第一件。

为民造福是好事,

不可走人扔一边。


草球迅速回集团,

应聘手续弄得全。

按照程序交陈亮,

私下谈话来推荐。


集团大事有一件,

陈亮心里正在烦:

遇事不要踢皮球,

份内事情自己办。


集团人才也不少,

专业博士不多见。

安排岗位要适当,

薪水合同照规范。


倘若工作有成色,

及时鼓励给温暖。

等我忙完这件事,

你再引导我会见。


五、项


草球招贤聘杨阳,

发展部里上了岗。

投资发展拓事业,

部门直管是陈亮。


草球引导见陈亮,

陈亮吃惊把口张:

初入集团到此岗,

能力品格可适当?


草球语平人端庄,

进退自如不慌张:

发生责任我承担,

有火才能试好钢。


杨阳也曾去招商,

地方事务他明朗。

集团今遇麻烦事,

做个参谋应适当。


陈亮暗中也思量,

且用且试不阻挡。

当即吩咐进状态,

发展部里熟情况。


原来集团有项目,

拖拉三年没成样。

投资水电到某县,

今天成了一锅汤。


当初双方签协议,

放在省府大礼堂。

省里请得一常委,

县里高调来张扬。


红头文件一连串,

领导小组来配上。

正副组长七八位,

领导成员名单长。


部门领导排排座,

有头有脸都带上。

再设一个办公室,

正副主任又点将。


提高认识理思路,

高度重视精神亢。

战略举措上百条,

落实责任列保障。


方方面面都周详,

各种方案建起档。

政治任务来分解,

一号项目响当当。


搞材料的累吐血,

有人逍遥有人忙。

转眼过去三年整,

关键事情不成章。


集团诸事都停当,

对方迟迟难开张。

若按条款来衡量,

合同已成废纸张。


集团资金打到账,

搬迁群众应补偿。

分配不公又克扣,

引起群起而上访。


水利资源吹得棒,

实际不够水流量。

集团已被拖下水,

陈亮深把脑筋伤。


杨阳里外摸个透,

私与草球来商量。

关键问题是资源,

偏听偏信如上当。


资金虽然有投入,

赔点小本也正常。

硬着头皮冲上去,

以痛治痛痛更长。


当机立断撤项目,

对方违约多硬伤。

初来就打退堂鼓,

无法面对是陈亮。


草球凝眉细思量,

非同小可事一桩。

陈亮叫你当参谋,

理应坦率把话讲。


陈亮是个明白人,

掌控全局有度量。

两人最后作决定,

写个报告呈陈亮。


陈亮召开董事会,

重新审议拿主张。

草球杨阳也列席,

细听细记不声响。


会议最后定基调,

项目暂缓再商量。

倘若对方不纠缠,

立即刹车挂倒挡。


派出三人工作组,

对方态度去探访。

发展部长来领队,

带个博士是杨阳。


部长宴请副县长,

县长酒醉实情讲。

第一把手换了人,

项目如孩没了娘。


如今成了烫手芋,

心里有劲使不上。

群龙治水互牵肘,

前景堪忧人迷茫。


法律顾问多次讲,

自己违约成荒唐。

就怕你们不依饶,

人民法院递诉状。


下边群情不稳定,

三天两头去上访。

屎不出来屁长流,

宏伟蓝图梦一场。


杨阳宴请水务局,

水文资料探真相。

也有真人不昧心,

技术人员真话讲。


真实材料制副本,

杨阳悄然身边藏。

三人准备回集团,

草球电话通杨阳。


家中母亲体有恙,

路过请去代探望。

带领同仁游云山,

云山景物看细详。


杨阳心领又神会,

三人绕道云山乡。

慈母小恙身无碍,

美好河山留印象。


四条河水来相汇,

云山脚下聚一厢。

昼夜不息源头远,

小龙聚首翻银浪。


资金撤回小有赔,

项目终止事业荒。

历时三年费心机,

心情抑郁是陈亮。


董事会上来总结,

坦诚直言是杨阳。

对方情况细分析,

资源介绍有虚妄。


集团虽然请专家,

蜻蜓点水迷真相。

如此刹车正当时,

免得以后痛更长。


真实资料摆桌上,

博士分析透又亮。

专业能力霸气露,

社会经验也挺棒。


陈亮责任来承当,

推举杨阳做部长。

投资发展负总责,

享受年薪即上岗。


未完待续......

——

李晓翔,网名柒偌汐,河南洛阳市人。做过播音、记者、编辑、旅游等工作。作品有广播电台长篇小说连播《张寡妇传奇》,长篇小说《那山·那人·那风景》、文言文小说《貂蝉戏吕布》等四十余篇、电影文学剧本《天理贼心》《西施湖传奇》《田二愣》《美丽新娘》以及多个微电影剧本。自编自导自演了微电影《考上大学去北京》。

本站更多资讯
【全国级会员】相关资讯(全国范围会员互通,按最新自动排序)